返回

他要的爱情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他要的爱情 第8章(1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玳宁一夜忐忑,深觉她上辈子必定是负了梁或潜,才会在这辈子,心情随着他喜乐、随着他担忧,因他烦恼又因他焦躁。

  黑夜太难熬,她的眼直瞪着手机里的留言,不停的确认再确认,却怎么也不敢直接打电话去质问他,到底他又想做什么?

  终于在天明前,她决定饶了自己,不再找自己的麻烦。

  他想怎么样就随他去吧,她不会再跟着他起舞,心情也不会再因他而起伏。

  但她一开门的时候,差点没被吓死!

  “你、你、你……”

  玳宁瞪着立在门边,笑得比阳光还要灿烂的梁或潜,她完全失去语言能力,连呼吸都很谨慎。

  “早安。”梁或潜咧开一口白牙,他看了她两秒,似乎在压抑什么,最后他终于放弃挣扎,大手一揽,将吓傻的她直接拥入怀里。

  “天啊,我好想你!”他在她的耳边低语,第一次意会到,两人的呼吸能融在一起,就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幸福。

  原来,这就是满足的感觉,只有属于她的甜美,才能够滋润他的渴望,所有感官都在这一刻里复活。

  数不清的夜里,他时常在渴望她的梦里醒来,他好后悔,竟然花了这么久的时间才弄清楚自己的感觉。

  玳宁完全无法动弹,只能怔愣的站在原地。

  被他紧紧抱在怀里,她能够清楚地感受到他身体传出来的体温,属于他的气息让她心慌意乱,双手更是不停地发抖。

  他的体温与气息完全笼罩了她,勾起她再度想起先前刻意遗忘的种种,教她的理智中止,想念的情绪沸腾。

  这不是做梦,这是真的!只不过……为什么?

  玳宁还没从惊诧中回过神来,梁或潜便已经松开对她的拥抱,握着她的肩膀,仔细看着她因惊吓而苍白的小脸。

  “你一个人在这里忙累不累?都吃了些什么?香港的饮食合胃口吗?为什么你看起来瘦了很多?”梁或潜急切地问道,迫不及待的想用关怀淹没她。

  其实,问了一堆,他最想问的是:她……想不想他?

  玳宁的目光被他紧紧缠住,根本挣脱不开,只能愣愣地、专注地看着他,听着他连珠炮般的问句。

  “等等……”玳宁回神后,本能的就想逃走,挣脱了他的钳制,往后退一步。

  “好,我等,要等什么?”梁或潜一脸好心情,双眸深邃的看进她眼里。

  玳宁看着他,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不认识他了。

  “你来做什么?”存心想吓死她也不是这样。

  “来看你,因为我实在太想你了!”梁或潜对自己的心声再肯定不过了,再见不到她的话,他担心自己就要死于渴望中。

  想、想她?!

  玳宁确定,他真的是来吓她的!

  “你哪里不舒服?”她睨了他一眼,脸色如常不像发烧,怎么会突然做傻事?

  “我好得很!”梁或潜哈哈大笑,他现在是再好不过了,弄清自己的感情后,他感觉十分轻松。

  “你好?我可一点都不好。”玳宁瞪了他一眼。

  自从收到他的简讯后,她辗转难眠,长久建立起来的自我防护,被几句话就破坏殆尽。

  她告诉自己,他在恶作剧!他一定是在要什么把戏!

  她不想再找自己的麻烦,就算她的心因为他的出现而波涛汹涌,甚至是激动欲狂,她都要坚定自己的意志,不让自己的情绪表露出来。

  她的心不安到极点,志忑的情绪逼得她想逃离。

  她不想成为笑话,尤其不想成为他的笑话,自尊是她目前唯一所拥有的,除此之外,她无法自保。

  “玳宁。”梁或潜的欣喜慢慢沉淀了下来。“你怎么了?”他以为她会很高兴见到他。

  “昨晚为了改设计图,我忙到凌晨五点才睡,而且我待会儿还要开会,没时间多聊了。”玳宁闪过他身旁,急忙离开,将他一个人丢下。

  看着她急忙离去的背影,梁或潜觉得自己被无形的打了一巴掌。

  她不理他!她竟然选择不理他!

  难道一切就要这样了吗?教他忘记那个吻,教他忘记这些日子的挣扎,教他忘了这一切?!

  “玳宁!”他的俊脸瞬间僵硬,看着她置若罔闻急忙离去的背影。

  他追赶上去,拦住她的去路,只见玳宁挑起眉来,一副他想怎么样的表情。

  “你有收到我的简讯吗?我花了半个多小时,差点气到把手机给摔了。”

  想起昨天的新尝试,梁或潜就一肚子火,要不是记起玳宁喜欢收到简讯的心情,他老早就放弃了。

  玳宁愣愣的看了他一眼。

  原来,真的是他传的?

  算了算不到十几个字,他却花了半个多小时,从不浪费时间的他,肯为她花这般心思?

  说不出那是什么心情,但她完全无法反应过来。

  “怎么了,你没收到吗?”梁或潜误解了她脸上的茫然。

  “呃……对,我什么都没收到。”愣了半晌的玳宁,突然找到自己的声音。

  装做不知道好了,对,她要继续装傻下去。

  “真是的,果然失败了!”梁或潜颓丧的捶胸顿足,不过她没收到简讯没关系,他亲口送来想念,不是更好!

  “玳宁,我已经做好决定……”

  “对不起,我今天很忙。”玳宁打断他的话,冷冷的看了他一眼。

  看着她冷淡的表情,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难受,像小蚂蚁般爬啊爬的,占据了梁或潜的心口。

  他想,是他太自私了。

  他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弄清自己的想法,却冀望她能在看到他第一眼时,就马上扑进他的怀抱里。

  “我……我陪你到公司开会。”梁或潜吞了好几口唾液才找回声音。

  “你是担心我的工、作、能、力?”玳宁一字一顿的问,脸色更加难看。

  “当然不是!”他瞠大双眼,被指控得一头雾水。

  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”玳宁双手插腰,虚张声势的大声质问。

  梁或潜难得出现一脸无辜的样子。

  他来的用意刚才都表明了,她若选择不相信,那他还能怎么办呢?

  “我只是不想一个人留在饭店里。”粱或潜勉为其难的找出一个蹩脚的理由。

  唉,没办法,谁教他欠了她这么多年的感情债,这下,真的难以偿还了。

  “鬼才信你这个理由。”玳宁嗤之以鼻的拉回视线,只是她仍不免皱起眉头,压下心中一闪而逝的怪异情绪。

  他一定是吃错药了,一定是!

  可能是跟淑芬吵架了,也有可能是要到香港来勘察进度的,理由有千百万种,但绝不会是他所说的那一种……想她?他怎么可能会想她呢?

  理智很清楚的分析出结果,否决任何的可能性,但……既然如此,为什么她还是抹杀不掉,那潜藏在心中多年的浅浅悸动?追到香港来,澳门永利娱乐:才发现事情似乎有了些改变,他来得好像…有些晚了。

  他整理好他的心情,但她似乎也收拾好她的情绪,对他的态度总是云淡风轻,将情绪锁得极牢,他看得到她脸上的笑意,却感觉不到她眸里的温暖。

  她在疏离他,用她的方式……发觉到这一点让他感到十分沮丧。

  不过,他并不丧气,他也决定用他的方式,把她重新追回自己身边。

  还好现在网路发达,工作不需要留在公司才能处理,所以他才能兼顾他的工作与爱情,对于这一点,他衷心感谢科技的进步。

  不过,无论再怎么进步,爱上一个人的惨淡心情,似乎也无法得到调适。

  原来,这就是爱一个人却苦苦得不到回应的感觉。

  她让他觉得……他好失败,同时也觉得好愧疚,原来这些年来,她都是心酸的在过这些日子。

  黝黑的大手紧握成拳,猛地往墙上一捶,发出轰然巨响。

  想到自己曾经这样伤害她,他就好自责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