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他要的爱情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他要的爱情 第7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“我懂了。”淑芬轻轻点头。梁或潜讶异于淑芬的沉稳,像是早就有所准备般,没有动怒的迹象。

  “对不起。”这样的她,让他更愧疚。

  “这个……是你的生日礼物。”他将桌边的小礼盒,慎重的放到她面前,等着她接过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她一打开就看到一条雨滴型的水晶手链,想到那是她不久前看到的,那时就好喜欢。

  “虽然下礼拜才是你生日,但是,我想先送给你。”下礼拜,他应该不在台湾了,他要到香港去,为他的爱情奋斗。

  淑芬这不要是生气,也都觉得不该了。

  “我本来想赏你一巴掌的,现在,倒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淑芬有点无奈。

  她想哭,但是又很想笑,觉得自己的心情转变得很荒谬。

  他是个很好的男人,也因为如此,他们三个才会纠缠这么久。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如此心平气和的原因,只因为她早已看破,才能云淡风轻,大家把心情讲开,彼此不再有遗憾,她也才能放心寻找她的幸福。

  “你可以跟八点档演的剧情一样,把项链扔到我脸上。”梁或潜好心建议。

  “哈!你想得美!”淑芬瞪了他一眼。“好歹也花了我这几年来的青春岁月,怎么能不留个东西做纪念。”

  两人对视一笑,觉得胸口的大石消失,他们又变回原来的好朋友。

  “不好意思,我说不出祝你幸福这种话,因为这样太矫情了。”淑芬收回她的笑容,因为几分钟前,她真的有想赏他巴掌的打算,不过,眼下还有另一个报仇的好方法。梁或潜点头,表示他已经了解,她的原谅已是他最大的奢求。

  “不过……”淑芬卖了个关子,心下浮起一个算不上善意的念头,算是她的小小报复。

  “我会打个电话给玳宁。”淑芬突然笑得很诡异。梁或潜一怔,突然觉得淑芬的表情,好像多了一些不该有的算计。

  这该不会就是她惩罚他负心的方法吧?

  到香港的一个月里,黄力诚从没放弃追求她,无论碰了几次钉子,仍旧笑容满面。

  不过,玳宁的决定也从来没动摇过,直到那一天,他突然说出口的一句话,让她怔然,一下子无法反应。当你很寂寞的时候,希不希望有人可以给你慰藉,陪在你身边?

  谁能说,自己不想要呢?

  刚来的时候,她好寂寞,要不是有一股骨气顶着,搞不好她已经冲回梁或潜的身边,让自己尊严扫地了。

  她只是告诉自己,她必须学着克服、学着解决,然后也就慢慢的习惯了。回首这一切,她没有后悔,包括放弃梁或潜。

  她不爱自怨自艾,不愿自己深陷在苦恼的情绪里,她不演可怜女人的角色,因为那不像她。

  放下,是为了让自己过得更好,她期许自己有更美好的未来,只是,偶尔浮上的失落与寂寞,仍是无法避免,而想念……

  更是无所不在。

  他,现在还好吗?玳宁扯出淡淡的笑容,真是恶习不改,怎能纵容自己一再陷于思念的狂潮里。

  回到房里,她随意拿起杂志翻了翻,一个人的生活,着实有些寂寞。桌边的电话再度响起,来电铃声蓦地教她一震,这是知名歌手陶喆的“普通朋友”。

  等待我随时在等待做你感情上的依赖

  我没有任何的疑问这是爱

  我猜你早就想要说明白我觉得自己好失败。

  从天堂掉落到深渊多无奈

  我愿意改变重新再来一遍

  我无法只是普通朋友感情已经那么深叫我怎么能放手……

  这是她在许久之后,设定专属于梁或潜的来电铃声。

  玳宁已经很久、很久没有听到这首歌了,这代表……他已经很久没试着打电话给她了,久到让她以为,他已经忘记;久到让她以为,她自己也忘记……

  没预警的泪竟然突地滑落,在不设防的这一刻,心被彻底击溃。她的来电答铃唱的是她的心声……不,应该改个说辞,那只是她以前的心声,现在她已经放手,已经不再爱他。

  她待会儿就要改了这首歌……只要让她再听一下,再听一下下就好了。她不肯去接,怕接了一颗心就要动摇,她不敢去接,怕接了她就要飞奔而去。

  铃声持续的响着,不肯停、不肯断、不肯……罢手。

  她捂起她的耳朵不敢听,她的执着、她的守候,让这空虚的爱情,带出她急飙的伤心。

  原来……她没有她以为的坚强。

  原来……她一直没有忘记。

  电话始终没人接听,梁或潜沮丧的在床上躺平,知道她还没原谅他。想念这条路似乎永远没有尽头,从她离开之后开始,就无止尽的漫流。

  他拿起手机,查看两人之前的合照,照片里,她笑着偎在自己肩膀上,他开始恨自己,怎么懦弱的到现在才想起。

  我爱你。

  后来,他慢慢想起,在酒后的那个夜里,她曾在他的耳边轻轻说,对他告白的这句爱语。

  那一晚,不是酒后乱性,在潜意识里,他一直想抱着她、拥着她,所以才会一时失了控。

  他不能相信,他几乎就要错过她了!

  她离去的这个月来,他的生活顿失重心,生活中不再出现笑声,他知道,他已经被困在爱的角落里。

  他不爱风花雪月的事,以为要牵手度过一生的未来就在身边,爱得轻、爱得自由,却也爱得草率,却在这一个月里明白,他对淑芬的感觉,不算爱!

  有些爱,穷极一生遇不到,有些爱,直到最后才能明了,而他现在终于知道,玳宁才是他的天堂、他的依靠。或许要挽回她的路途很遥远,但他的努力不会有期限,他一定要陪着她共度白首,就像之前曾经出现在他脑海中的那个画面一样。

  那天淑芬曾开口问他,爱一场,他想要付出的有多少?

  他无奈的笑了笑,很想告诉淑芬,因为对象是玳宁,所以他一点都不计较。

  这……大概就是爱与不爱的差别了。

  不管她将做什么决定,澳门永利娱乐:他既已经决定好要爱她,就不容许她逃避,除非她能真心诚意的对他说,她已经爱上另一个男人。

  爱情,不会永远只有快乐没有苦恼,所以,他也不敢冀望,他的爱情就能一路顺遂,只要……那个男人能给她幸福,他就会甘心放手。

  “玳宁……我好想你。”大掌蒙住他的脸,他终于敢对自己承认。时间没有让他忘了她,距离也没能切割两人的牵扯,只是让他更明白一切,原来,爱她的事实早已成定局,无论谁走谁留,心都会缺了个口。

  只要一想起她眸中曾经有过的伤痛,他的心里就好难过,他竟然让她一个人转身离开……

  不行!他霍地从床上跳起,在她心碎的时候,他怎么能不赶快奔赴安慰她?!

  一个月的时间,能把一个人折磨成什么模样,他的心里最明白,因为他切割了淑芬的情爱,也觉得该给玳宁一个未来。

  心下才做了决定,他马上开始打电话,他打去航空公司订机票,打去公司交代事宜,还破天荒的做了新尝试,一字一字的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,打下了对她的想念,传了一封讯息给她。她不接他的电话,可以!但是,她不能不知道他的心情。

  手机里,传来讯息通知的声音。

  玳宁瞪着那只手机,像是它突然长出了手脚一般。

  接着,手机再度发出声音,那是提醒她电池快没电的警讯。

  她迟疑半晌,终于鼓起勇气接收了讯息,一看完,她的手机差点没掉在地上。

  等我!简单两个字看得她胸口一阵作疼,她猛地惊觉,打从她拿起手机时,就一直屏住气息。

  他要她……等他?这是什么意思?!

  心湖蓦地被搅起一阵涟漪,接着,讯息声又响起,又是他寄来的讯息,再次夹带着电池快要没电的警讯。

  玳宁的手颤抖着,连握手机的力量都快要消失了。

  我终于弄清楚了,我……

  一个不成串的句子,看得她身子一僵,不知道他是弄清楚了什么。然后,她突然想起,梁或潜从来不寄讯息,因为他最讨厌瞪着萤幕,在一堆按键里,寻找那些离他已有几百年距离的注音符号。

  她曾经试着要教他,因为觉得文字的力量很惊人,几个字就能传递心意,但是他却拒绝了,只因为觉得麻烦。

  但是他现在却为了她愿意做这个尝试!

  她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,屏息看着萤幕,知道那个“我”字之后,一定还有一些话,可能是他还没打完就不小心寄出了。

  然后,又传来一封讯息。

  原谅我,对不起!玳宁的鼻头一酸,手不停的颤抖着,她只能用尽全力,握住岌岌可危的手机,不让它掉落在地,但泪水却在此刻滑下粉颊,模糊了她的视线。

  接着最后传来的一封,彻底击溃她的心。

  很抱歉迟来的这一句:我爱你!

  玳宁还来不及真正看清手机萤幕上的字,手机就因为没电而自动关机。

  “怎么会这个时候没电?”她手忙脚乱的拿起备用电池,但手却抖得厉害,等待开机的每一秒,都漫长得让人无法忍受。

  他说,他爱她?是真的还假的?她是不是看错了?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