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他要的爱情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他要的爱情 第4章(2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梁或潜没有开口,只是垂下眼,很自在的梳着她的发,又轻又柔的,让木梳滑过她的发,滑进他的指间,流泄一头黑瀑。

  心乱,如麻。

  说的是玳宁的心情,却也是梁或潜的心境。

  她看着镜中的他,替她梳开一头长发,看着木梳与他的指掌,轮流滑进她的发间,她胸口不该有的酸意开始泛滥,她移不开视线,无法说服自己,更无法命令自己开口喝阻他,说这是多么不合宜的行为……

  “你知道吗?”梁或潜开了口,视线仍是紧盯着她的发,没有看向她。

  悸动在心口抖瑟,玳宁哑口无言,根本不敢问他究竟要她知道什么。

  他仍是梳着她的发,闻着流窜在他鼻尖的淡淡香气,然后撩起一缯黑发,凑到鼻端细闻。

  玳宁的心,几乎快要停了。

  “昨夜,我梦到你,梦到这头长发,我甚至还闻过这样的香气……”他的声音粗嗄,眉间有着浅浅的结,揉进几分困惑。

  玳宁心一悸,屏住呼吸,垂下眼不敢看他,嘴角牵出一抹晦涩的笑容,想开口却只是无语。

  “梦里,我们不是朋友……”梁或潜若有所思的开口,似乎正在思考,该用哪一种形容词来形容他们的关系。

  “难不成我们是仇人吗?”玳宁扯出一抹笑,笑容有着无解的落寞。

  梁或潜看向她,第一次看不透她眸中的情绪。

  那一切,当真只是他在做梦吗?还是,她压根儿就不想去面对。他对她所做出那种杀千刀的恶事?!

  他沉默着,很久很久……

  脑子越清醒,昨夜的记忆就一件一件涌上脑海,他甚至还记得,她曾经很轻很轻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。

  我爱你。

  他突然整个人愣住,因为那声突然窜进的耳语,而停下了所有的动作。

  那是在做梦吗?

  我爱你。

  她的声音,像倒带一样,一次又一次在耳边响起,让他的心口涌起莫名的躁郁。

  梁或潜胸口一紧,突地明白从早上醒来后,一直缠绕在心口那股莫名的情绪是什么了。

  他发现,他一点也不希望昨夜只是一场梦。

  但,他怎么能希望那是真的呢?

  他看着她的眉,看着她的眼,看着似曾相识却又有些陌生,那属于她的每一寸肌肤。

  那些触感都极为真实,而她却说,那些事从木曾发生?

  发现这一点,让他的心绪有些纷乱。

  他的心情不好,很不好,原因是:他觉得她骗他!但是,他心情不好还有另外一个理由,就是他不懂,她是不是故意忘记昨晚的事,因为她根本就不想跟他有任何关系?!

  “你说过我们是朋友,有什么事都不该彼此隐瞒,对吧?”梁或潜看着她,眼神阴郁。

  此话一出,他能感觉到她全身一僵,脸色刷白,然后她调开视线,将目光移向墙角,表情变得漠然。

  那样的她,教他好生气。于是他一个箭步往前,大掌握住她的手臂,逼她重新看向自己。

  “你是不是隐瞒了我什么?!”他必须知道实情,他必须确定,他跟她之间,是不是真的发生了什么!

  玳宁垂下眼,紧抿着唇,一句话也不说。

  梁或潜伸手抬起她的下颚,她想避开却没能成功,他握住她的下颚,看进她清亮的眸底。

  他的怒气,在她的眼里有了不同的解读。

  他的“朋友”两字,重重的冠在她头上,澳门永利娱乐:打得她头昏脑胀、手脚无力。他们是“朋友”,所以昨晚的事不该发生;他们是“朋友”,所以,虽然不该隐瞒,但应该有其言外之意。

  懂!她懂!如果他们要做“一辈子”的朋友,那昨天的事,她无论如何都不该说。

  “我没有瞒你什么。”她望着他,久久才吐出一句。

  “你喝太多做了春梦,我要跟淑芬说,说你对我有遐想。”她试着自嘲,努力扯出笑容,却揉进太多破碎的成分。

  “我做春梦?”梁或潜危险的低语,听得出来口气不满,恼怒的心情充塞在胸口,杂乱的情绪让他不知如何面对。

  他到底想要什么?他的瞳眸收缩,呼吸为之一顿,发现他竟要不起真相。

  他也在这个时候意会到,玳宁其实是为他着想的,她知道无论如何,他们两个都承受不起这件事的结果。

  但……真要这样算了吗?

  如果不想算了,事情就能当真不曾发生过吗?

  突地,玳宁房里的电话响了起来,两人对视一眼,梁或潜松手让她去接电话。

  “我是……楼下餐厅吗?好,待会儿就下去。”玳宁面色如常的挂上电话,两人的视线再度接触。

  “是黄经理。”玳宁轻声开口,平静的表情与梁或潜激动的面容,形成强烈的对比。

  梁或潜黑眸一眯,讶异着案主为何会一早就打电话到她的房里来。

  突地,他想起了昨天见面时,黄经理一见到玳宁那种极为熟识的表情,其中还带着几分的愉快与期待。

  “你跟他见过几次面了?”梁或潜一僵,双拳不自觉的握紧,隐约知道了黄经理脸上的表情代表着什么。

  “大概四、五次吧!”玳宁没再看他,转身开始收拾着床上的衣物。梁或潜眸色一沉,冷着脸,吭也不吭一声,气氛一时变得有些僵凝。

  “他想追你?”他大步来到她的身边,瞪着装忙的她。

  玳宁只是耸肩,不发表任何意见。

  该死,那个人果真想追她!心口微微一抽,泛起梁或潜无法明了的情绪与火气。

  “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梁或潜冒出几声低咒,愤怒的情绪再度蔓延。

  “谁知道?”玳宁不给正面回答。

  “你!你就知道!”梁或潜火冒三丈的瞪着她,她竟然给他敷衍的答案!

  “我怎么知道他喜不喜欢我?我又怎么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?”玳宁毫不畏惧的回视着他。

  难不成,有人喜欢她是她的错?他那么凶骂人是什么意思?!梁或潜嘴角抽搐,下颚绷紧,气得差点头顶冒烟。

  这当然不是她的错,不过……他就是很不爽!

  “他想干嘛?”他没好气的开口。

  “吃饭。”玳宁这次倒爽快,直接把答案丢到他脸上。

  “大老远来这里吃饭?”梁或潜的表情更难看了。

  “他说喜欢饭店的早餐。”玳宁转述了黄力诚的答案,虽然,她知道这个理由非常牵强。

  “他可以自己吃!”干嘛还打电话上来?

  “但是他想多跟我聊聊。”玳宁翻了翻白眼,没想到他对黄力诚这么有兴趣,直问个没完。

  “聊个……”梁或潜硬生生把那个“屁”字吞进去,脸色一阵灰白。

  完全弄不明自己的怒气从何而来,好半晌他才忍住气,让自己不要莫名其妙的口出恶言。

  “他在楼下餐厅等我。”玳宁淡淡开口,看着挡住她去路的梁或潜。一股明显的怒气,从梁或潜的身上辐射而出,但是玳宁一点也不怕。

  “你骗我!”突然,梁或潜口出指控,愤怒的眼神直瞪着她,像是想把她的身上瞪出两个大洞。

  “我骗你什么?”玳宁被骂得不知所以然。

  “我记得你说你没有男朋友!难不成又是我喝醉幻听了?”粱或潜火大的瞪着她。

  “他不是我男朋友!”玳宁面无表情。“不过,我不确定他将来会不会是。”

  梁或潜一动也不动,只是脸色难看的直瞪着她。

  半晌,他仍是沉默,眼里有着挣扎,不满的闷气在胸口冲撞着。

  “我得快点下去,我跟黄经理还有公事要谈。”玳宁见他不肯让路,干脆闪身从一旁离开。

  “公事不都谈好了?”梁或潜粗鲁的打断她。

  “对,但是他曾指明要我负责香港部分的设计,记得吧?”玳宁回头看了他一眼。梁或潜一怔,这是在晚餐时候说的,那时他还没喝酒,清醒得很。

  只是,他没想到黄经理打的是这个主意,他实在太后知后觉了。

  “这叫‘假公济私’。”梁或潜眯起眼,咬牙迸出一句。话才出口,他心口微微一惊,不明白为什么一牵涉到玳宁的事,尖锐的言辞总是轻易的说出口。

  “那又怎样?”玳宁没有察觉到他心思的飞转,无谓的耸了耸肩。“有人为了我花心思,这不是有心的表现吗?那我还挑剔什么!”

  被她的话堵得气结,梁或潜只能僵直的站在原地,看着她绕过自己,往门外走去。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